三相交流电

【利利格罗】听说有人恋爱了(四) *被 @子退 拿着四十米大刀架在脖子上的搞事第四棒花吐 *剧情好似野马脱缰,脑洞犹如大坝决堤 *顺便借此文缅怀一下我卸载微博时误删的7097张图片 *有些累,明天再来贴前面三章地址以及捉虫,请见谅 ———————— D小组,注意左侧。 一名佩戴内务调查课胸章的课员关上五长官的办公室的门,拉起领子冲着微型麦克风轻轻回答:收到。 这简直是胡闹!莫芙本部长接到属下的报告后,便是极具分量的一掌拍在办公桌上,力道虽然不大,但足以说明事态的严重。监察课和内务调查课联手监视格罗苏拉长官? 是的,而且据说他们展开调查和监视已经有两周了。 内务调查课负责调查,监察课负责监察,从课名上就已经完美地分好了工,简直是天衣无缝,不愧为ACCA兄弟课,姊妹科。 现在去把两位课长和这次行动的发起者叫到这里。 ———————— 我的天哪,本部长真的是这么说的?蓝发的姑娘阿特利手里捧着一盘拿破仑蒙布朗蛋糕,震惊地停下正在与酥皮斗争的手。 当然,我、安娜和伯劳被叫过去的时候简直被吓得心脏都停摆了,那可是莫芙本部长啊!凯莉心有余悸地捂着胸口,看上去还在沉浸在一种恍惚的气氛中。 当时我们俩和两位课长一起站在本部长的办公桌面前,本部长就那样,一直盯着我们。她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要将当时的场景重现。 那她说了什么吗?诺特嚼着一块曲奇,好奇地问。 “ ‘你们最近在监视格罗苏拉长官?’ ”凯莉突然板起面孔,颇具气势地冲着坐在一旁的伯劳发问。 “呃,嗯,是的......”伯劳也十分配合地放下装着布丁的盘子,站起身来支支吾吾地回答她。 “ ‘为何?能不能说来听听呢?’ ” “我,我们最近,听说格罗苏拉长官患上很严重的相思病......”伯劳继续支吾着。 “你说什么。” 凯莉很清楚地记得当时背对着窗户的本部长刷啦一声站了起来,把她吓了一跳。 “呃,听说格罗苏拉长官患上了花吐症,我就和安娜商量着,想一起找出让长官患上这种病的原因,或者,人......” “不,本部长,这是我一人发起,一人策划的,如果要惩罚的话,还是请处分我吧!”安娜猛地拦住凯莉,急忙上前一步,大声而颤抖地喊出这句话。 莫芙本部长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在闪烁,此时逆着光看不清她的表情。 “两周了,想必你们也有所进展吧。” “啊?” “现在去把你们这几天的调查结果整理一下,今晚交给我。”这位来自克罗雷区的本部长转过了身,如鹰般锐利的视线死死地钉在窗外的风景上。 ———————— “强。”诺特咽下一块小面包,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格罗苏拉长官监视行动甚至得到了ACCA本部长的默许。不得了,这不得了,吉恩听了也要戒烟,五长官听了也要终止茶会,恐怕只有利利乌姆长官才会拍手称快。 谁都知道格罗苏拉长官和利利乌姆长官关系并不好。 可谁又知道这是真是假呢? 格罗苏拉这几天根本不想出办公室,上次利利乌姆来访的事已经令他心神俱疲了,办公室之间无形的压力更是让他实在有些喘不过气。 “年过五旬之际患上花吐症”,他几乎能将那篇报道背下来。 ......竟然还有报道!格罗苏拉伸出手揉捏着自己的眉心,抿了一口茶却被呛到,好不容易缓过劲后便看到一朵黄色的百合正沉沉浮浮地在杯中晃悠。 黄色的百合象征着感激与快乐。可他现在这样是拜谁所赐?又要感激些什么呢? “叮咚”,是门铃的声音。 “请进。”格罗苏拉熟稔地将又一朵花顺势塞进水杯盖好。 “格罗苏拉长官,利利乌姆长官想请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来人在门口恭敬地敬了一个礼。 —tbc ps.这一棒可能要令我落后了,过几天可能会修改一下,总之我一定要是那个最搞事的!!!! 2017-04-22 热度(35) 评论(6)
【利利格罗】听说有人恋爱了(二) 与我退哥 @子退 的魔幻接文 *道德观察看多了的产物 *ooc *花吐症 *第一章在这http://sherlockiancoldplayer.lofter.com/post/1cc13933_eeef1f1 “震惊!他是最受敬仰的长官,如今竟然......” 早上十点永远是监察课的点心时间,雷打不动,风雨无阻。只要副课长不停止出差,办公室里姑娘们的欢声笑语就不会停止。 ——天知道每次副课长带回来的黑色皮箱里会藏着多少令人兴奋激动的各区特产。 这些都是哪来的小道消息。到底还是课长先发了话,他闪亮的眼睛里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兴趣,手里的马克杯里装的是香浓的咖啡,醇厚的香味与蛋糕的甜蜜香气交织在并不大的空间里,坐在一旁的诺特开始怀疑这次点心时间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课,课长?!蓝头发的课员阿特利被吓到,手中的一大勺奶油慕斯险些一个不稳掉到地上。您不是在您自己的办公室里享用点心吗? 偶尔也要与大家一起共度愉快的时光啊。金发的课长默默地抿了一口咖啡,于是呢?那位受人尊敬的长官是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格罗苏拉长官啦!凯莉坐不住了,激动地挥舞着自己的手机。这可是隔壁的隔壁办公室的安娜悄悄告诉我的,绝密消息噢! 都传到你们的耳朵里还叫什么绝密消息,很明显这已经是公开新闻了。课长静静地放下马克杯,静静地掏出手绢擦了擦自己沾到泡沫的胡须。 身为ACCA最高权力机关的五长官之一的格罗苏拉长官,竟然在他年过五旬之际,患上了花吐症......伯劳按着凯莉的手机按键不停地下滑页面,认真地念着屏幕上的内容。 稍等一下,什么症? 花吐症? 格罗苏拉长官? 办公室里的姑娘们面面相觑,在眼神里迅速交换着彼此已消化的信息。 我的天。 这次是诺特开的口。 花吐症,顾名思义是吐花的症,先且不说为何人口能吐出花来,但是格罗苏拉长官,那是格罗苏拉长官...... 稍等一下,你确定这不是什么夸大的修辞手法吗,也可能是格罗苏拉长官最近提出了些什么极具建设性的意见...... 连利利乌姆长官都不反对的那种? 听说利利乌姆长官已经从格罗苏拉长官的办公室里捞了一袋百合花回去了。 咔啦,似乎是少女少男们心碎的声音。 于是这是ACCA监察课自成立以来第一次提前结束了点心时间。 你们不打算打听一下格罗苏拉长官爱上的那位是谁吗? ACCA监察课,同样顾名思义是视察各区情况,排查异样的机构。是ACCA管理者掌握监控自己区域的一双眼。被监察的对象当然也包括自己,作为国家的守护者自然要以身作则,否则怎能扛起和平的大旗。 我联系了上次跟你们说的那位安娜,据她说,内务调查课也开始行动了。 很好,监察课与内务调查课,ACCA观察国家,守护和平的两双眼,一齐将他们锐利的视线对准了他们的上司,这算什么事,这是要出大事。 很明显监察课并不只有副课长在出差,平时办公室里的各位也都有多多少少与其他区的支部有所沟通来往——何况是作为支部与总部之间的枢纽的监察课获得了消息,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整个ACCA都得知了这件不得了的大事。消息不胫而走,大家奔走相告,部门与部门之间协调合作,部员与部员之间脑洞接力。生生不息,八卦不止,听闻部门间还甚至流传出了格罗苏拉长官思念成疾一病不起郁郁寡欢茶饭不思奄奄一息只等真命天子用真爱吻醒等差得离谱的传言。 一言以蔽之,整个ACCA都知道了格罗苏拉长官在年过五旬之时患上了花吐症。 格罗苏拉长官恋爱了。 tbc 2017-04-03 热度(63) 评论(8)
© 三相交流电 | Powered by LOFTER